Mintttttt

「阑珊」


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加急信,看着送信的少年一溜烟骑上车子,在逆光的夕阳中走远,我转过身,四下无人时这才敢撕开信封。

因为年岁增长,父亲眼睛的情况恶化的非常快,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希望我能尽快赶回去。虽然,在信中并未提及他身体的恶化程度,全篇只有婉转的思念之情,可越是这样装作无事,越说明情况不容乐观。

归来的一路上,我不停地询问着勤务兵关于父亲的病情,而青年人坐在副驾驶上哈着气搓搓手,直至父亲居住的那栋房屋的顶端渐渐显现在地平线之上,他望着远方断断续续的说道,“就是这个冬天……他好像一直在念叨着你。”

我摇摇头,父亲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应该不会是我。...


虽说也没有很红,人气也并不是那么的旺,但是年后的一个月里也依旧为了生计四处奔波演出,仿佛这个年没有过完,每一处都还洋溢着丰年的喜悦,陪着笑,即使平淡,也调理好一切,用最好的面貌来迎接舞台灯光亮起的瞬间。抬起脸来,是光再次为他加冕。

天气一日一日的渐渐变暖,白昼一天一天的慢慢变长,大地再次年复一年的悄悄如新娘一般,褪去了皎洁的白纱,梳起害羞的麻花辫,踩着碎花裙,迎来新生,宛如一个未出阁的少女,轻轻伸出手,拉着彷徨孤独的人安静的向前走去。她又慷慨解囊,赐予了他无数个白日梦。

听预报,这几日气温没有前几日那么的低了,换上件薄些的大衣向着录音室进发,原本引以为豪的热血少年体质,在踏出门后的第三步里...

02.


最绝望的事情早已变成不再是生离死别的事,反倒是将一片真心背后加以利用,他用尽了一颗真心,到头来却发现早已成为这偌大棋盘中的一步棋子,还未开局,便已被“失手”推入无尽的梦魇中。

所有的真心现在看来,可笑又愚蠢。是什么值得你先走一步,掏空了心脏,还无话可说,只能固执的拖着自尊走向终点。远处一对人影透着月光隐约藏在后院的树丛之中,交谈声断断续续传来,话与话的空隙被寂静占领。略窄的肩膀无法正正好好的将黑色的西装外套撑起,松垮的披在身上,内搭的衬衣是当下最时兴的设计款式,如果只是为了室内表演毫无问题,可在深冬的深夜里,长时间站立在没有暖气的户外足够要了人的命。

恐怕也是担心...

如果不是在后台走廊里迎面打照面的擦肩而过,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坐在离自己不远的静默背影是还在上学时期曾疯狂喜爱过的歌手,三番两次的想要站起身来踱步过去,只是简简单单的去要一张合影,要一份亲笔签名,便一切足矣,要是如果还能够有幸成为朋友,交换彼此的联系方式那就更好了……虽然脑子里不停的幻想与兴奋,可偏偏腿不争气,是怎么也站不起来,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只好无可奈何坐在一片阴影角落里,最大的奢求也只能随之变为凝视着远方,仿佛面前不再是演播室大厅,而是一片草原,背对着自己的人是一只缓缓飞行的蝴蝶,停在了眼前,远在天边。

对于很多人来说,坐在那的一个简简单单的背影不只是一位属于曾经席卷过乐坛的前辈,而是彻头...

能活着本就不容易,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对与错


没有雷动地掌声,也没有喧嚣的吵闹,直至电影CAST表播完,人群在默默无声中消散在地平线上。不像往常,或是喜怒,或是哀乐,总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表达,要宣泄,要交谈,要将这一切快点写下来,记录下来。这一次看完《我不是药神》后,久久的不能回神,电影如鲠在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倔强如我,一声长长的叹息当作结尾,却不知早已郁结于心。

早些年间看过一篇小说,作者立意十分巧妙,小说的前半部分以主人公生命倒计时来记录,后半部分将另一位主人公找回自己,重新开启了人生为期半年的重生正计时。这一篇小说我看了无数遍,也同样无数遍被两位主人公的爱情感动落泪。死去的主人...

差不多OK了。

1 / 6

Mintttttt

世界是我们最初的和最后的爱。

© Mintttttt | Powered by LOFTER